简体首页 马氏文化 马氏新闻 历史人物 邯郸风貌 文化交流 当代精英 公告通知 组织机构 资料介绍
 
类别:当代精英 来源: 作者:編輯:馬松林 更新日期:2019-5-22 阅读次数:232


馬懷德教授擔任中國政法大學校長


   5月22日,教育部人事司在中國政法大學宣佈了教育部黨組的任免決定,馬懷德任中國政法大學校長、黨委副書記,黃進不再擔任中國政法大學校長、黨委副書記。



   馬懷德生於1965年10月,青海循化人,教授、博士生導師。直接參與《國家賠償法》、《行政處罰法》、《立法法》、《行政許可法》等國家多部重要法律的起草工作。



  雖然出生於貧瘠的西部地區,1984年,19歲的馬懷德以全省第六名的成績考入北京大學法律系,北大四年的學習生活培養了他對法律,尤其是對行政法的濃厚興趣。



  1988年從北京大學法律系本科畢業後,馬懷德考上中國政法大學碩士研究生,師從應松年,1990年,馬懷德提前攻讀博士學位,師從訴訟法大家陳光中教授和行政法學家應松年教授。1993年,他成為新中國培養的首位行政訴訟法博士。

  

  博士畢業後,馬懷德選擇留校任教。他以扎實的學術水準和教學能力很快贏得了學界認可,33歲時他被破格聘為教授,35歲已是博士生導師。



    

馬懷德


   在法學界,馬懷德以他在行政法學界的豐富經歷和權威地位著稱,除了參與了國家賠償法、行政處罰法、行政許可法等多部法律的起草,他與人民法院也有著密切聯繫。



  1988年,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正式運行,行政審判庭也在全國各地法院相繼成立,中國行政審判進入法治化軌道,“民告官”案件開始廣泛進入公眾視線。



  1995年1月,泰國賢成兩合公司和深圳賢成大廈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吳賢成,以註銷賢成大廈有限公司和批准成立鴻昌廣場有限公司及成立清算組的行政行為違法為由,對深圳市工商局、招商局提起訴訟。這起案件被法律界稱為我國行政訴訟法實施後的“行政訴訟第一案”。



  最高人民法院受理此案後,由羅豪才擔任審判長,與楊克佃、江必新、嶽志強、趙大光等6位資深法官組成合議庭審理此案。



  吳賢成一方聘請了應松年、袁曙宏、馬懷德等作為原告訴訟代理人,深圳市工商局、招商局則聘請了包括江平、肖峋、高宗澤等作為被告訴訟代理人。這幾乎集中了當時中國行政法學界和律師界的精英。



  “庭審期間,中央各部委辦、在京各大高校以及深圳市委、市政府、市人大等機關人員參加了旁聽。媒體也進行了廣泛的報導。”回憶當年的庭審場景,馬懷德記憶深刻:“合議庭在最高人民法院大法庭對此案進行了長達6天的公開審理。”



  1996年,大學生田永在補考過程中,因作弊被北京科技大學作出退學處理決定。不過,學校沒有直接向田永宣佈、送達退學處理決定和變更學籍的通知,也未給田永辦理退學手續。因此,田永繼續以北京科技大學大學生的身份參加正常學習及學校組織的活動。



  1998年6月,田永所在院系向北京科技大學報送田永所在班級授予學士學位表時,北京科技大學有關部門以田永已按退學處理、不具備北京科技大學學籍為由,拒絕為其頒發畢業證書,進而未向教育行政部門呈報田永的畢業派遣資格表。



  田永的班主任老師為其抱不平,找到了當時已經聲名在外的馬懷德。



  出於對田永的同情,更是為進一步推動行政訴訟法的實施,馬懷德無償代理了這起行政訴訟案件。在案件中,馬懷德成功地將大陸法系行政法學中的“公務法人”理論運用到審理中。最終,馬懷德幫助田永勝訴。



  “這是國內第一起大學生起訴大學的行政訴訟案件。”馬懷德說。



  這起案例在1998年以典型案例的形式載入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公報》,成為當時具有指導意義的典型案例,使得法院司法審查範圍擴大到教育行政管理領域,發展了行政法學理論。



  除了參與了多起著名行政訴訟案件,馬懷德還積極為人民法院建言獻策。



  特邀諮詢員制度是最高人民法院充分發揚司法民主、接受社會監督的重要方式,馬懷德連續多年被聘任為最高人民法院特邀諮詢員。2019年,馬懷德在最高人民法院特邀諮詢員座談會上建議繼續推動跨行政區劃法院改革和行政案件集中管轄制度。2018年,他則提出了五點建議,並提出應該重點關注裁判標準和尺度的統一。


    

2018年,馬懷德在最高人民法院特邀諮詢員座談會上發言



   2018年7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長、首席大法官周強主持召開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全體會議,審議並原則通過《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修改〈關於辦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決定》。在這個會議上,馬懷德作為專家學者列席。



  對於最高人民法院出臺的《關於全面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馬懷德曾接受人民法院報記者採訪,並表示:“以審判為中心,實際上就是突出司法權威,確保審判程式的合法化、正當化,防止非法證據進入最後的裁判結果。這項訴訟制度改革對於排除非法證據、確立審判的高標準,從制度上防範冤假錯案,都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此外,馬懷德還多次參加最高人民法院召開的各類座談會。2016年4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召開紀念新行政訴訟法實施一周年座談會,馬懷德參加會議並做了題為《推進行政審判體制機制改革 促進行政審判獨立公正》的發言,提出應將行政訴訟法實施與司法體制改革相結合,有效解決行政審判體制不順的問題。




【目前共有 0 条对该新闻的评论】【查看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