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首页 马氏文化 马氏新闻 历史人物 邯郸风貌 文化交流 当代精英 公告通知 组织机构 资料介绍
 
类别:马氏文化 来源: 作者:马雄光 更新日期:2020-10-13 阅读次数:319


试谈“马通率全家由邯郸迁茂陵”之谬误


马雄光


    2020年10月12日凌晨,我将近期读了多本关于西汉、东汉的书籍后的读书笔记发到微信朋友圈和世马总会理事议事微信群,重点分析了一个悬疑多时的问题,就是关于马何罗、马通兄弟起意谋杀汉武帝而没有被株连灭族的的法制背景。

   其中引用我尚未完稿的一本书稿中一句话:“其时马家已由咸阳西迁至茂陵成欢里居住”。这句话的确与范晔《后汉书.马援列传》等记载不符。

   《后汉书.马援列传》记“马援字文渊,扶风茂陵人也。其先赵奢为赵将,号曰马服君,子孙因为氏。武帝时,以吏二千石自邯郸徙焉。曾祖父通,以功封重合侯,坐兄何罗反,被诛,故援再世不显。”李贤在“武帝时,以吏二千石自邯郸徙焉” 下注:“《东观记》曰‘徙茂陵成欢里’”。《新唐书·宰相世系表》也说:“坐何罗反,徙扶风茂陵成欢里”。概括地说,就是马通在“武帝时率众自邯郸迁徙茂陵成欢里。”

   显然,我书稿中的表述与《后汉书》《东观记》以及《新唐书·宰相世系表》记载不吻合,自然与多数马氏宗亲所学习的历史知识不相符,大家难免会提出疑问:“不知由咸阳西迁至茂陵成欢里出自何处?”

    其实,对这个问题, 大约从2017年起,我开始作一些研究和思考,我的结论是:《后汉书》等史书记载肯定有误,而我推定“马家由咸阳西迁至茂陵成欢里”符合历史逻辑。

   先就秦汉时期的迁徙做个分析。秦汉时期有过三次大的迁徙:一是公元前222年,秦始皇扫除六国之后,迁徙山东诸国的豪富到京城咸阳,以便监控防止滋事,这次迁徙有马氏得姓始祖马服君赵奢的孙子武安侯赵兴(马氏三世,赵兴从祖父赵奢封号“马服君”改取姓马)一族。二是公元前199年,汉高祖刘邦下令将六国共十万余贵族和豪强迁徙至帝都关中周围,以加强管理统治。三是公元前127年,汉武帝颁布了《迁茂陵令》,命令凡是财富在300万钱以上的巨富豪门,一律迁徙到京城附近的茂陵。三次迁徙之间分别相隔23年、72年。

   公元前91年,汉武帝任内发生“巫蛊之祸“,马通(马氏七世)参与平叛太子,因功被封重合侯。公元前88年,汉武帝自知冤枉太子,悔恨交加,诛杀了挑起事端的江充,马何罗因与江充关系密切,担心受牵被诛,与弟弟马通、马安成合谋刺杀汉武帝,均被处死。从时间上看,从马兴迁徙咸阳,到马通被封重合侯,时间相隔131年。

   由马兴迁徙咸阳后约十三年,公元前207年,秦朝灭亡。公元前202年,刘邦称帝建立汉朝,定都长安。由马兴到马通,经过马嵩(四世,无职务记载,应是处在改朝换代,一时没有着落)、马述(五世,汉太中大夫,封平通侯)、马权(六世,宁东将军)。这可知,马述、马权正是西汉时期官运亨通的京官权贵,到了马通当属于“官二代“,渐成高官顺理成章。

   现在回头来看《后汉书》有关记载“武帝时重合侯马通率全家由邯郸迁至茂陵成欢里“,可知逻辑上说不通。理由如下:

   一是,朝廷对豪族的把控,是从秦始皇到汉武帝是一以贯之的政策,不可能让赵兴一族迁徙咸阳后,还允许他们再回邯郸。

   二是,马兴(赵兴)至马通四五代人在130年的时间里,基本是京官身份,代代相传,正当官运亨通,需要上班履职,没有理由回到700公里外的邯郸生活。就如到了北京当部长了,不会回石家庄上班一样。

   三是,这个记述就有自相矛盾的问题。公元前91年,马通是因平叛“巫蛊之祸“有功被封重合侯,表明马通一直在京城做官,约四年后即公元前88年马通因坐反被诛,又如何“重合侯马通率全家由邯郸迁至茂陵成欢里“?

   四是,再从马通封侯前的职务为“黄门郎”“侍中”表明其一直是皇帝身边近臣。黄门郎,秦代初置,即给事于宫门之内的郎官,是皇帝近侍之臣。侍中,为宫中直接供皇帝指派的散职,文武大臣加上侍中之类名号可入禁中受事。马通的大哥马何罗任侍中仆射,实际就是侍中的主管。正是因这便利,马何罗、马通兄弟合谋后可以持刀入武帝卧室行刺。这证明马通一直在汉武帝身边工作。

   五是,从地理位置看可以理解由咸阳迁茂陵成欢里的可能性。咸阳原为秦朝国都,西汉则建都长安(今西安)。咸阳距离长安约30公里,家族居住咸阳,对工作没有影响。马通因坐反被诛后,儿孙被驱赶出咸阳豪族居住地,往西迁到约80公里外的茂陵成欢里(今杨陵毕公村),“故援再世不显”,却是可以理解的。

   六是,历史记载往往是后人回忆整理,与事实有所出入,在所难免。如《新唐书·宰相世系表》中曰:“坐何罗反,徙扶风茂陵成欢里”。这句话也是矛盾的。难道“坐何罗反“后,再迁徙?实际坐反的结果是,马何罗、马通、马安成三兄弟被斩杀于市,“坐何罗反”后,马通已成鬼魂,如何“徙扶风茂陵成欢里”?显然错误。

   七是,历史学专家对此有过质疑。扬州大学历史系曹金华教授所著《后汉书稽疑》(中华书局出版)一书,关于《马援列传》校订条目77条引注点评9800多字。其中在“武帝时,以吏二千石自邯郸徙焉。” 曹教授校点如下:章怀注:"《东观记》曰'徙茂陵成欢里‘” 余按:据《新唐书·宰相世系表》,马氏早在秦灭赵时已徙咸阳,及武帝时重合候马通兄何罗反,方徙通于茂陵成欢里。而本传谓“武帝时,以吏二千石自邯郸焉。曾祖父通,以功封重合候,坐兄何罗反,被诛,故援再世不显”,皆与《世系》所载不同。”另从曹金华著《后汉书稽疑》的起因,也是有感于《后汉书》“先天不足、讹误颇多”而作,故对史书表述不清之处,需要甄别考证。

   以上结论,应是做了较多研究思考后形成的。对先祖事不可妄议戏说,这是规矩。两年前就想好好研究和整理,但也担心论证不充分,便未动笔。现在就势整理,以抛砖引玉,请教大家。


2020年10月12日




【目前共有 0 条对该新闻的评论】【查看参与评论